古兵法网:https://www.gubingfa.com 一家专注于兵法的网站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代兵书 > 尉缭子 > 正文

尉缭子之武议

班建红

2022-06-26 18:18:59 《尉缭子》seo专员
已阅读

武议·第八

作者:战国·尉缭

出自————《尉缭子

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

原文:

凡兵不攻无过之城,不杀无罪之人。夫杀人之父兄,利人之财货,臣妾人之子女,此皆盗也。故兵者所以诛乱禁不义也。兵之所加者,农不离其田业,贾不离其肆宅,士大夫不离其官府,由其武议在于一人,故兵不血刃,而天下亲焉。

万乘农战,千乘救守,百乘事养。农战不外索权,救守不外索助,事养不外索资。

夫出不足战,入不足守者,治之以市。市者,所以给战守也。万乘无千乘之助,必有百乘之市。

凡诛者所以明武也,杀一人而三军震者,杀之。杀一人而万人喜者,杀之。杀之贵大,赏之贵小,当杀而虽贵重必杀之,是刑上究也。赏及牛童马圉者,是赏下流也。夫能刑上究赏下流,此将之武也,故人主重将。

夫将提鼓挥枹,临难决战,接兵角刃,鼓之而当,则赏功立名,鼓之而不当,则身死国亡。是存亡安危在于枹端,奈何无重将也。

夫提鼓挥枹,接兵角刃,居以武事成功者,臣以为非难也。古人曰:「无蒙冲而攻,无渠答而守。是谓无善之军。视无见,听无闻,由国无市也。夫市也者,百货之官也,市贱卖贵,以限士人。人食粟一斗,马食菽三斗,人有饥色,马有瘠形,何也?市有所出,而官无主也。夫提天下之节制,而无百货之官,无谓其能战也。

起兵,直使甲冑生虮虱,必为吾所效用也。鸷鸟逐雀,有袭人之怀,入人之室者,非出生也,后有惮也。

太公望年七十,屠牛朝歌,卖食盟津,过七十余而主不听,人人谓之狂夫也。及遇文王,则提三万之众,一战而天下定,非武议安得此合也。故曰:「良马有策,远道可致;贤士有合,大道可明。」

武王伐纣,师渡盟津,右旄左钺,死士三百,战士三万。纣之陈亿万,飞廉、恶来身先戟斧,陈开百里。武王不罢市民,兵不血刃,而克商诛纣,无祥异也,人事修不修而然也。

今世将考孤虚,占咸池,合龟兆,视吉凶,观星辰风云之变,欲以成胜立功,臣以为难。夫将者,上不制于天,下不制于地,中不制于人。故兵者,凶器也。争者,逆德也。将者,死官也。故不得已而用之。

无天于上,无地于下,无主于后,无敌于前。一人之兵,如狼如虎,如风如雨,如雷如霆,震震冥冥,天下皆惊。

胜兵似水,夫水至柔弱者也,然所以触,丘陵必为之崩,无异也,性专而触诚也。今以莫邪之利,犀兕之坚,三军之众,有所奇正,则天下莫当其战矣。

吴起与秦战,舍不平陇亩,朴嫩盖之,以蔽霜露,如此何也?不自高人故也。乞人之死不索尊,竭人之力不责礼,故古者甲冑之士不拜,示人无已烦也。夫烦人而欲乞其死,竭其力,自古至今,未尝闻矣。

将受命之日,忘其家,张军宿野忘其亲,援枹而鼓忘其身。吴起临战,左右进剑。起曰:「将专主旗鼓尔,临难决疑,挥兵指刃,此将事也。一剑之任,非将事也。」

三军成行,一舍而后成三舍,三舍之余,如决川源。望敌在前,因其所长而用之。敌白者垩之,赤者赭之。

吴起与秦战未合,一夫不胜其勇,前获双首而还。吴起立命斩之。军吏谏曰:「此材士也,不可斩!」起曰:「材士则是也,非吾令也。」斩之。

译文:

凡是用兵,不要进攻无过的国家,不要杀害无辜的人民。杀害人家的父兄,掠夺人家的财物,奴役人家的子女,这些都是强盗的行为。战争的目的是平定暴乱,制止不久行为。对于被讨伐的国家,要使农民不离开他们的土地,商人不离开他们的店铺,官吏不离开他们的机关,因为用兵的目的,只在于惩罚祸首一人,所以能不必经过流血战斗就可得到天下的拥护。

万乘之国实行农战结合[以足食足兵],千乘之国要能自救自守,百乘之国要能自给自足。农战结合,足食足兵的国家,战守之权操之在己而不仰仗他人;能自救自守的国家,就可不向外国乞求援助;能自给自足的国家,就可不向别邦乞求资财。

[在国防经济上,]如果进不足以战胜敌人,退不足以进行固守的,就应该用发展集市贸易的办法来解决。发展集市贸易,是增加税收、供给军费的好办法。万乘之国虽然不象千乘之国那样求助于人,但必须象百乘之国那样,发展贸易,增加收入。

杀戮,是用来整肃军威的。杀一人能使全军震动的,就杀掉他。杀一人能使万人高兴的,就杀掉他。需要杀人时,应该以地位高的人作典型,实行奖赏时应该以地位低的人做榜样。应该杀的虽然官高势大,也一定要杀,这就是“刑上究”的原则;奖赏及于下属的牛童马倌,这就是“赏下流”的原则。能够做到“刑上究”,“赏下流”,这是将帅威武严肃的表现。所以君主应该尊重将帅的职权。

将帅击鼓指挥军队,使其在危难情况下与敌决战,当两军短兵相接的时候,如果指挥得当,就会建立功名,如果指挥不当,就会身死亡。由此看来,国家的存亡安危,在于将帅的指挥是否得当,这怎能不使人重视将帅的作用呢?

击鼓指挥军队,与敌人进行格斗,君主要取得军事上的胜利,我以为并不是困难的事。古人说:“没有‘蒙冲’去进攻,没有‘渠答’去防守,这是装备不完善的军队”。[军队由于营养不良]以致影响了视力,影响了听力,这是由于国家没有管好市场,以致供给缺乏的原故。市场,应对百货进行管理,用贱买贵卖的办法,以限制士民操纵物价。

[一般说],每人每天不过吃粮食一斗,每马每天不过吃饲料三斗,而弄得士卒饥饿,马匹瘦弱,这是为什么呢?这是由于市场虽有各种物品,而无人管理的原故。要知道统率天下的军队,而没有对百货进行有效的管理,那是不能顺利进行作战的。

进行战争,能使军队坚持长期作战的,必然是[由于军令严明]官兵不得不为我效力的原故。譬如凶猛的鸟追逐小雀,有时竟使小雀窜入人们的怀中,闯进人家的室内,这并不是它愿意舍生就死,而是怕后面的凶鸟追上来了。

太公望到了七十岁,还在朝歌宰牛为业,在盟津卖食品谋生。年过七十,还没有得到君主的任用,许多人都说他是放荡不拘的人。及至遇见了周文王,却能统帅三万之众,一战而平定天下。如果他没有高深的谋略,哪能得到这样的重用呢。所以常言说,良马得到鞭策就可以日行十里。贤士得到重用,就可使政治昌明。

武王伐纣,统帅军队在盟津渡河,他右手执白旄,左手执黄钺,指挥敢死之士三百人,士卒三万人同商军作战。这时商纣的军队有几十万,而又有飞廉恶来这些勇将,身先士卒,不避戟斧,阵势绵延百里不断。但武王并没有使士卒疲劳,也没有经过激烈的战斗,就打败了商军,诛灭了纣王。这不是由于什么吉凶灾祥预兆,而是由于人善与不善的必然结果。如今一般庸将,只知道考究时辰判定方位,求神问卜推测吉凶,以及观察星辰风云的变化来推断战争的胜败,想用这些方法来致胜立功,我以为是很难做到的。

做将帅的人,必须上不受天时的限制,下不受地形的限制,中不受人为的限制。武器,是杀人的凶器,战争,是暴力的行动,将帅,是掌握生杀的官吏,所以只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使用它。指导战争,要做到上不受天时的影响,下不受地形的限制,后面不受君主的制约,前不受敌人的阻抗。万众一心的军队,行动起来就象虎狼般的勇猛,风雨般的急骤,雷电般的突然,声势浩大,行动莫测,使天下惊惧。

胜利的军队象水一样,水看来是最柔弱的,但它所冲击的地方,山陵也会崩塌,这不是别的原因,而是由于水总是流向一个方向,不断冲刷的结果。现在用莫邪那样锋利的武器,犀牛皮制成的坚固铠甲,装备起来的大量军队,再加上奇正的灵活运用,天下就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同他抗衡了。所以说,只要任用贤能,不须选择吉日良辰事情也会顺利;只要法令严明,不须求神问卜也会获得吉祥;只要奖励战功优厚抚恤,不须祈祷也会得福。又说,天时有利不如地形有利,地形有利不如人心和睦。古代的圣人,不过是重视人的作用罢了。

吴起与秦军作战,就睡在不加平整的田埂上,只用树枝掩盖以遮蔽霜露。为什么这样呢?这是因为他不自视高人一等的原故。凡是要求人家为你效死,就不能要求人家对你必恭必敬;要求人家竭尽全力,就不能讲究那些繁文缛节。所以古时候穿戴盔甲的将士不行跪拜之礼,这是表示不愿因自己而增加别人的麻烦。给别人增添很多麻烦,而又要求人家为你效死尽力,是从古至今,没有听说过的。

将帅奉命出征的时候,就忘掉自己的家庭,带领军队到达战场的时候,就忘掉自己的亲属,临阵指挥的时候,就忘掉自己的安危。从前吴起临战的时候,左右的人把宝剑呈送给他。吴起说:“将帅的主要职责是发号施令。在危难的情况下,做出决断,以指挥军队去作战,这才是将帅的职责,直接拿起兵器与敌人格斗,不是将帅的职责。”

三军整队行军,日行三十里,三天走九十里。军行九十里以后,就要象决开江河一样势不可当地前进。与敌人接近时,应根据敌人特点来对付他,如果敌人使用白色标记,我也用白色标记来欺骗它,敌人用红色标记,我也用红色标记迷惑它。

吴起与秦军作战,两军尚未交锋,有一人自恃其勇,独自冲向前去,斩获敌人两个首级回来。吴起要立刻杀他。军吏请求说:“这是个有本领的人,不可杀掉。”吴起说:“他诚然是有本领的,但他违背了我的命令。”结果还是把他杀了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 尉缭子之武议 内容来自互联网,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 https://www.gubingfa.com/n/182.html


尉缭子 尉缭子之天官

天官·第一作者:战国·尉缭出自————《尉缭子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原文:梁惠王问尉缭子曰:『黄帝刑德,可以百胜,有之乎?』尉缭子对曰:……

尉缭子 尉缭子之兵谈

兵谈·第二作者:战国·尉缭出自————《尉缭子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原文:量土地肥硗而立邑,建城称地,以城称人,以人称粟。三相称,则内可以……

尉缭子 尉缭子之制谈

制谈·第三作者:战国·尉缭出自————《尉缭子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原文:凡兵,制必先定,制先定则士不乱,士不乱则形乃明。金鼓所指,则百人……

尉缭子 尉缭子之战威

战威·第四作者:战国·尉缭出自————《尉缭子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原文:凡兵,有以道胜,有以威胜,有以力胜。讲武料敌,使敌之气失而师散,……

尉缭子 尉缭子之攻权

攻权·第五作者:战国·尉缭出自————《尉缭子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原文:兵以静胜,国以专胜。力分者弱,心疑者背。夫力弱故进退不豪,纵敌……

尉缭子 尉缭子之守权

守权·第六作者:战国·尉缭出自————《尉缭子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原文:凡守者,进不郭圉,退不亭障,以御战非善者也。豪杰雄俊,坚甲利兵,……

尉缭子 尉缭子之十二陵

十二陵·第七作者:战国·尉缭出自————《尉缭子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原文:威在于不变;惠在于因时;机在于应事;战在于治气;攻在于意表;守……

尉缭子 尉缭子之将理

将理·第九作者:战国·尉缭出自————《尉缭子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原文:凡将,理官也,万物之主也,不私于一人。夫能无私于一人,故万物至而……

尉缭子 尉缭子之原官

原官·第十作者:战国·尉缭出自————《尉缭子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原文:官者,事之所主,为治之本也。制者,职分四民,治之分也。贵爵富禄必……

尉缭子 尉缭子之治本

治本·第十一作者:战国·尉缭出自————《尉缭子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原文:凡治人者何?曰:「非五谷无以充腹,非丝麻无以盖形。」故充腹有粒……

尉缭子 尉缭子之战权

战权·第十二作者:战国·尉缭出自————《尉缭子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原文:兵法曰:「千人而成权,万人而成武。权先加人者,敌不力交;武先加……

尉缭子 尉缭子之重刑令

重刑令·第十三作者:战国·尉缭出自————《尉缭子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原文:夫将自千人以上,有战而北,守而降,离地逃众,命曰「国贼」。身……

尉缭子 尉缭子之伍制令

伍制令·第十四作者:战国·尉缭出自————《尉缭子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原文:军中之制,五人为伍,伍相保也。十人为什,什相保也。五十为属,……

尉缭子 尉缭子之分塞令

分塞令·第十五作者:战国·尉缭出自————《尉缭子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原文:中军、左、右、前、后军,皆有分地,方之以行垣,而无通其交往。……

尉缭子 尉缭子之束伍令

束伍令·第十六作者:战国·尉缭出自————《尉缭子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原文:束伍之令曰:五人为伍,共一符,收于将吏之所,亡伍而得伍当之。……

尉缭子 尉缭子之经卒令

经卒令·第十七作者:战国·尉缭出自————《尉缭子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原文:经卒者,以经令分之为三分焉:左军苍旗,卒戴苍羽;右军白旗,卒……

尉缭子 尉缭子之勒卒令

勒卒令·第十八作者:战国·尉缭出自————《尉缭子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原文:金、鼓、铃、旗四者各有法。鼓之则进,重鼓则击。金之则止,重金……

尉缭子 尉缭子之将令

将令·第十九作者:战国·尉缭出自————《尉缭子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原文:将军受命,君必先谋于庙,行令于廷,君身以斧钺授将曰:「左、右、……

尉缭子 尉缭子之踵军令

踵军令·第二十作者:战国·尉缭出自————《尉缭子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原文:所谓踵军者,去大军百里,期于会地,为三日熟食,前军而行,为战……

尉缭子 尉缭子之兵教上

兵教上·第二十一作者:战国·尉缭出自————《尉缭子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原文:兵之教,令分营居陈,有非令而进退者,加犯教之罪。前行者前行……
管理员班建红
男,文化程度不高性格有点犯二,闲着没事喜欢研究各种兵法。兵法,用兵作战的方法、策略施诈于漫漫千军。
  • 文章总数
  • 85823访问次数
  • 建站天数
  • 作者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