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兵法网:https://www.gubingfa.com 一家专注于兵法的网站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代兵书 > 虎钤经 > 正文

虎钤经之卷六

班建红

2022-07-16 23:21:39 《虎钤经》seo专员
已阅读

虎钤经·卷六

作者:许洞

出自————《虎钤经

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

水战第四十八

凡水战之具,船阔狭长短大小,载人多少,以米为则。一人重米一石,则人数积而可知也。棹、篙、橹、帆、席、组、绳索、沉石、调度,与常船不殊。船上安楼三重,列女墙战格,树幡帜,开弩窗、矛穴、炮车,置垒木、铁汁,状如守城。王伐吴,作大船,长二百四十步,建飞檐阁道,可以奔马驰车。忽遇大风,则人力不能制,甚不便战斗。然为水军,不可不设,以张形势。蒙冲,以犀蒙覆船,皆两厢开制棹孔,前后左右有弩窗、矛穴,敌不得近,矢石不能败。此不用大船,务于速进退,战船也。斗舰,舰船舷上设墙,可蔽半身,墙下开制孔。舷内五尺建栅为女墙,重列战格,上无覆背。前后左右树牙旗、金鼓,战船也。走舸,舷上重列女墙、棹篙,多战卒,选骁勇精锐者,奔走往反如飞鸥,乘人不及,旗帜金鼓列之于上,战船也。游艇,小艇船,无女墙,船上置木床,左右随艇大小长短,四尺一床。计会进止,回军转阵,其疾如飞,虞候居止之,非战船也。海鹘,头低尾高,前小后大,如鹘之状。左右置浮板,如鹘翅翼。虽风波涨大,无倾倒也。覆背上左右皆张生牛皮为之,建牙旗、金鼓如常法,江海之中战船也。

水利第四十九

兵法曰:以水佐攻者强。善用水者,其道有四:一曰因,二曰逆,三曰贼,四曰绝。因水之用,其道有二:或敌绝中流而栅,我得上游,因风之利,可以鼓棹纵火,顺流冲之,栅绝而过,风转则止;又若敌在下,士马逆流,我得上游,可以攻之。此二者,所谓因者也。逆水之用也,则为崇堤以障其下,注溢于内,然后引之以灌,所谓逆者也。贼水之用也,敌所以赖水也,当潜以水攻,审地理,阴为畎浍,导之他处,竭敌所赖,所谓贼也。绝水之用也,或以薪木土石,实舟沈之于上,别为长渠泄之;或为沙囊于上流以壅其水,欲水行则以决囊,所谓绝者也。用水之道,有其地非所用而必用,反为所害,顺则善矣。

水攻第五十

先量水之高下,水平水槽长二尺四寸,两头及中间凿为三池,横阔一寸二分。池间相去一尺五分。间有通水渠,阔二分,深一寸三分。三池各置浮木,阔狭微少于池。箱厚二分,上建立齿,高八分,阔一寸七分,厚一分。槽为转开,脚高下与眼等。以水注之,三池浮木齐起,眇目视之,三齿齐平,则为天下准。或十步,或一里,乃到数十里,因目力所及,置照板、度竿,以白绳计其尺寸,则高下丈尺分寸可知。照板形如方扇,长四尺,下二尺,上二尺,面阔三尺,柄长一尺,大可握。度竿长二丈,克作二百寸,二千分。每寸内小克。随所向远近高下置竿,以照板映之,眇目视之,三浮木齿及照板以度竿上尺寸为高下,递而往来,尺寸相乘,则山渊水源高下浅深,可以分寸度矣。

过水第五十一

罂筏一,凡缚罂瓮为筏,瓮间阔五寸,深受三石米,力胜一。底以勾绳连之,编枪于上,形长而方,前置板头,后置板梢,左右掉之。枪筏:枪十根为一束,力胜一人,四千一百六十根为一筏,去钻刃束为鱼鳞次,横括而缚之。可渡四百一十六人。为三筏,计用一万二千五十根,渡人一千二百五十人。十渡则一军济矣。挟ㄌ,以善水者系小绳于要处,先浮大木,次引大ㄌ。于两岸立大橛及系于树,急定ㄌ使人挟ㄌ浮渡。大军可分为十道渡之。浮囊,以浑脱羊皮,吹气令满,系其孔,束于腋下,两浮而渡。

寻水脉第五十二

无水之地,择地有黄羊粪者必有水。砂卤甘润者,下有水。细草蒙茸,与无水处不同者,亦如之。

火利第五十三

将有火之用,先知其日(日者谓春丙丁、夏戊己、秋壬癸、冬甲乙,此日有大风雨故也),次顺其风(我得上风则放火烧,下风一作起马)。攻城寇寨,风助顺,利为飞火(飞火者,谓火炮火箭之类也)。相守不动,利于奸火(奸火者,因其人焚其积聚甲兵也)。两阵相合,御风之便扬(一作枵)尘鼓烟,利为燧牛以俟之。若敌于上风放火,我亦纵火为解火法(敌烧门恐火恐火威,我使积薪以伍外火亦此类也)。凡入敌境,郡邑穷匮,城隍颓靡,山川非设险之地而非敌所恃者,则存之。苟拔敌所恃之邑,皆火之,以绝其望焉。敌境之林木茂草,皆火之。故火为兵之大利也。

火攻第五十四

月对(一作在)东壁、南箕、轸之夕,则设火候风以焚之(四时亦其火利偏攻)。以骁骑夜衔枚缚马口,人负薪及束,カ火直抵敌营。一时举火,营中惊乱,急而乘之;静而不动,勿攻。火兽,以艾温置瓢中,开四孔,系野猪、獐、鹿项下,针其尾端,望敌营而纵之,奔走入草内,则火起。火禽,以胡桃空中实艾,开两口,复合之,系野鸡项下,针其尾而纵之,飞宿于草上,则火发。

守城法第五十五

城不守者:大而人少;小而人众;粮宽而柴水不供;垒薄而攻具不足;土疏地下,溉灌可设;人户疲悴,修缉未就。凡此类者,速徒之。营垒高厚,城坚沟深,粮食众多,地利险阻,所谓无守无不守也。故曰:善守者,敌不知其所攻。

筑城第五十六

凡筑城,下阔与高倍,上阔与下倍。城高五丈,下阔二丈五尺,上阔一丈二尺五寸。高下阔狭,以此为准。料工:上阔下加阔,得三丈七尺五寸;半之,得一丈八尺七寸五分;以高五丈乘之,一尺之城积数(积数一作利)得九十三丈七尺五寸。每一工,旧筑土二丈,计工约四十七人。一步五尺之城,计役二百三十五人。百步之城,计工二万三千五百人。三百六(一作九)十步,计工八万四千六百人。率一里,则十里可知也。其出土负篑,并计之于工内矣。城内面,别穿井四所,置水车大瓮二十口,灶千所。却敌台上建候楼,以跳板出为橹,与四外烽戍昼夜瞻视,以备警急。

城壕第五十七

凿壕之法,面阔二丈,深一丈,底阔一丈。以面阔二丈加底阔一丈,积数大半得之,得数一丈五尺。以深一丈乘之,凿壕一丈,得数一十五丈。每工日出三丈,计工五人。一步五尺,计工二十五人。十步,计工二百五十人。百步,计工二千五百人。三百六十步,计工九千人。率一里,则百里可知也。

防城第五十八

城上一步(一作里)一甲卒,十步加五人,以备杂供之要。五步有五长,十步有十长,五十步、百步皆有将长。文武相兼,量才授任,而统领精锐骁勇,或十队,或二十队,三十队。大将、副将各(一作为)领队巡城,晓谕激劝赴役。城上分四队,别立四表以为攻城之候焉。若敌欲攻之处,去城五六十步,即举一表;撞梯逼城,举二表;敌若登梯,举三表;欲攀女墙,举四表。夜则举火如表法。城上四队之间,各(一作为)置八旗。若须水В、枋板,举苍旗;须灰炭、铜铁,举赤旗;须田木、樵苇,举黄旗;须砂石、砖瓦,举白旗;须水汤不洁之物,举黑旗;须毛毡、麻索、钅铁、锹镬、斧凿,举双兔旗;须战士锐卒,举熊虎旗;须戈戟矢弓刀剑,举鸷旗。当主之官,随色而供。城内老少妇女除营食外,皆令应役于城上,分为八队,使识文字者点检常旗物与八部也。

反浸第五十九

我城若居卑下之地,敌人拥水灌城,速筑墙壅诸门及陷处。更于城内促为周匝,视水高下狭阔,筑墙,外取土高一丈以上。城立,于墙外取土而薄筑之。精兵备守,不得容杂色人。如有泄水之处,则十步为一井,井内潜通引泄漏。城中速造船一二十只,募解舟楫者,载以弓弩锹钅瞿,每三十人自暗门穴衔枚而出,决其堤堰。敌觉,即急于城上鼓噪,以精锐急出助之。

弩台第六十

高下与城等,去城百步,每台相去亦如之。下阔四丈,高五丈,上阔二丈。上建女墙,内通暗道,安屈膝梯,人上便卷收之。中设毡幕,置弩手五人,备粮水火。

烽火台第六十一

高山四顾险绝处置之,无山亦于孤回平地置之。筑羊马城,高低便常以三十五为堆。台高五丈,下阔二丈,上阔一丈,形圆。上建圆屋覆之。屋径有六尺,一面跳出三尺,以板为之上覆下栈屋。上置突灶三所,台下亦置三所,并以石灰饰其表里。复置柴笼三所,流火绳三条,在台侧近。上下用屈膝梯,上讫收之。屋四壁开睹贼孔及安视火筒。置旗二口,鼓一面,弩两张,炮石,田木,停水瓮,干粮,麻カ,火钻,火箭,蒿艾,狼粪。每晨及夜平安,举一火;闻警觉,举二火;见烟尘,举三火。见贼,烧柴笼。如每晨及夜平安,火不来,即烽子为人所捉。一烽六人,五人为烽子,递知更刻,观视动静;一人为烽师,知文书符牒转递。

望楼第六十二

牙帐前立百尺竿,上置板屋,四面开门,状如斗。令人上望贼,贼有所攻,随其方面以小白旗招之。众贼往来,聚散远近,皆审而观之,以告于下。

马铺第六十三

每铺相去三十里,于要路山谷间牧马两匹,设游奕计会。有事警急,烟尘入境,即报探。设土河于山谷口,当贼路横断,阔二丈,深二尺,以细沙土填平。每日检行迹,扫令净平。人马入境,即知足迹多少。

游奕第六十四

军中选骁勇谙山川泉井者充之,常与土河、烽、铺计会交牌。日夕逻候于亭障之外,捉生事问。其军中虚实体用,勿使游奕人知。其副使子将并用久在军中行人(一作善)骑射者充之。

守城具第六十五

杂物,守城之时,其什物、五谷、糗Я、鱼盐、布帛、医药、工巧戎具、锻冶、秸稿、菲、芦苇、灰炭、柴薪、松桦、蒿艾、脂乃、麻皮、毡毯、荆棘、篦篱、釜镬、盆瓮、田木、槌、凿刀、锯、长斧、长刀(一作矛)、长锥、长梯、短梯、大钩、连锁,但人所用之物,一一预备。仍令修缉,不得损坏。杂备,上八队之间安转关小炮(一作仉)二,机关大炮一。云梯撞炮等间。先从城身用木跳出为重女墙,高于土女墙五寸以上,以板覆之,随事缓急而开闭之。敌若以大石击墙楼,石下之处,出跳空中,悬生牛皮或毡毯等袋,以乘其石。城内人家,咸令置水防火,先约(先一作但)失火者斩。火发之处,多恐奸人放火,但令近便主当八部官人领老少妇女救之。火起所部,急白大将,大将亲领信人、左右救火。城中有卒警及杂人,城上不得辄离职掌,乱走街巷。违者斩之。敌若推轮排来攻,先以手炮打,手炮既众,所中伤必多。来者被伤,则力不齐矣。悬门,悬板为门也。铁甘之如栈板,用之悬钟,板绕城于敌栅上,上皆悬板。受敌之时,则板起发矢。突门,于城中对敌营自凿内为暗道,多少临时,入五六寸,力穿。或于中夜,于敌初来营则未定,精骑从突门跃出,击其不意。涂扇,以泥泥城门,可厚三尺,备火。凿门,为敌所逼,先自凿门扇十数孔,出弩射之,长矛剌之,敌且不得近。门栈涂,以泥涂门上大栈,可厚五寸,备火。篦篱战格,于女墙上跳出,椽去墙三尺,横者检。椽安辖,以荆柳编之,长二尺,阔五尺,悬椽端,以遮矢石。布幔,以复布为幔,用弱竿悬倒于女墙外,去墙七八尺,柔石之势,则矢石不复近墙矣。连梃,如打禾连枷状,打女墙外上城人。叉竿,如枪刃,为两歧,用叉飞梯及人。钩竿,如枪刃,偏有曲,可以钩人。长柄钩,城上以木为棚,客兵一队,作长柄铁钩,随安便以为之备。若敌攀女墙踊身,待其身出,众钩齐拾,掣入城中,百刀锥斧助之。若敌以木驴攻城,我用铁蒺藜而入之。其法:以熟铁为之,阔径一尺,四条纵横如蒺藜形,以生铁汁灌其中央,重五十斤,上安鼻索锁直下敦讫,以辘轳拗上。若木驴有牛皮并泥,敦著即速放火炬,灌油烧之。铁菱,状似小铁蒺藜,要路撒之。串环,敌若推撞车攻城,我以粗铁环,并屋乘子为之,用索相连。遇撞头适到,我速以环串撞头,于其次便处,将士牵索则撞车翻倒,弓弩齐射,自然败走。眯敌,石炭、糠比,回风(一作罗)于城上以眯敌人目,因以金汁洒之。转关桥,一梁为桥梁,端著横栝。拔去栝(一作横),桥转关,人马不得渡,皆倾水中。转关墙,凡攻城之兵,御捍矢石,头戴蠡帽,倾视而不便;衣甲重厚,进退又难;前既不得上城,退则师逼迫,人众烦闹。我作转关女墙,腾出城外,辘轳坠铁索,索头安鸱脚,当聚闹处掷下。拨大木弩,以黄杨、桑、柘为弓,长一丈二尺,中径七寸,两梢三寸,绞车张之,大矢一发,声如雷吼。积木备田木,径一尺小,头六七寸,长五尺,候敌人上城,则掷下田之。积石备炮石,大小随身,下从敌人。地探,于城西隅穿井,各深二丈,令覆新瓮于井上,坐而听之,城外贼到,有孔城地道,并闻瓮中,辨远近矣。天井,于城内八方穿井,各深二丈,以新瓮薄皮皮口如鼓,令聪耳者于井中枕瓮而听,则去城五百步悉知之。既审其处,我则随地凿穴近之,以干艾一石,烧令烟出,乃用板于穴下封之,而令烟泄。更以鞴鼓之,则敌人焦灼矣。警火,每城四面,夜间设有警火。油囊,盛水,于城上掷安火上,囊败火灭。救火,用水筒。敌若纵火焚楼堞,以瓮竹长一丈,锼去节,以生薄皮为袋,令贮水二、三石,将筒纳于袋内,急缚如唧筒,令将士三五人撮水口,急注之救火。每门常置两具。无竹,即以木合筒,漆之而用。井水践筒二十(一作百)具助之,门内常以瓮贮。火炬,用燕尾炬缚苇草为炬,分为两歧,如燕尾状,以油蜡灌之,加火纵坠城下,使骑木驴而烧之。松明炬,以松木为之,烧令明,直坠下随城照之,恐敌人乘暗上城。脂油烛炬,燃脂秉烛于城四隅、要路门下,晨夜不得绝明,用备非常。行轳,熔铁汁轳,舁行于城上以洒敌。游火,铁箱盛火加脂蜡,[TX07]锤下,烧穴孔中人。毒井,守城之时,城外有井先沈以毒药。陷马坑,孔长五尺,阔一丈,深三尺。坑中埋鹿枪、竹戟,沈(一作坑)十字相连,状如钩[TX07],覆以刍草、茆禾,加土种草,令生苗蒙覆其上。军城、田壁、要路皆设之。拒马枪,以木径二尺,长短随时,十字凿孔,纵横安栝,长一丈,锐其端,可用塞城门,要路。木栅,为敌所逼,不及筑城田,或因山河险隘,多石少土,不任板筑,则建立木为棚,方圆高下随时。深埋木棍,弥缝其疏阔。内重柱为阁道,外重柱长出女墙,皆入泥七八寸。又立阁道,内柱上布板为栈,立阑干,行于栅上悬门。拥墙、濠堑、拒马,一如守城法。

攻城具第六十六

贲せ车,四轮车,上以绳为脊,犀革蒙之,下可藏十人。填隍推之,直抵城下,可以攻掘,金、木、水、火、石所(一作俱)不能败。飞云梯,一大木为床,床下置六轮,上立双牙,牙有栝,梯长一丈二尺,有四桄,桄相去三尺,势微曲递相栝。飞于云间,以窥城中。其上城,首冠双辘轳,枕城而上。炮车,以大木为床,床下安四轮,上建双陛,陛间横栝,中立独竿,竿首如桔槔状。其竿高下、长短、大小,以城为准。竿首以窠盛石,大小多少,随竿力所制。人挽其端而投之。其车推轮,逐便而用之,亦可埋脚著地而用之。其旋风四脚,亦随事而用。车弩,为轴转车,车上定十四石弩弓,以铁钩绳连轴,车行轴转,引弩弓持满弦挂牙上。弩为七衢,中衢大箭一,镞刃长七寸广五寸,长三尺围五寸,以铁叶为羽。左、右各三箭,次小于中箭。其牙一发,诸箭皆起,及七百步,所中城田罔(一作无)不崩溃ソ橹以便颠坠。尖头木驴,以木为脊,长一丈,径一尺五寸,下安六脚。下阔而上尖,头高七尺,内可容六人,用湿牛皮蒙之。蔽人其下,共舁至敌城下,木、石、铁、火皆不能败,用攻其城。土山,于城外起土为山,乘城而上。地道,凿地为道,行于城下,因以攻城。往往建柱,积薪于柱,闲而焚之,柱折而城崩。板屋,以八轮车,上树高竿,竿下安辘轳,以绳挽板屋,上竿首以窥城中。板屋方四尺,高五尺,有十二孔,四面列布。车可进退,围城而行,于营中远望,谓之巢车,言如鸟巢也。木幔,以板为幔,立桔槔于四轮车上,悬帐逼城其间,使し卒蔽之,蚁附而上,矢石亦不能及。发火箭,以小瓢盛油灌矢端,射城楼橹板木上,瓢败油散,因以火箭射油散处,火立燃,复以油瓢续之,则楼橹尽焚。雀杏,磨杏子中空,以艾实之,系雀足上,加火,于薄莫群飞入城垒中栖宿,其积聚庐舍须臾火发。蜀铁钅瞿锄,蜀钅瞿短柄,著钢铁錾,以锄其城。将军炮,置四柱,长短为之,其下四面著横栝,半之则前及左右著栝后,其下著其顶上,左右亦顶转轮致卒其竿,随其架所宜为之。其ㄌ索之类,随其炮大小增减。竿稍悬其绳置窠,中盛炮,其架编全竹为衣,以御敌矢石。狗蹲炮,前置两长柱,中著横竿,如前炮状,与衣亦然。旋风炮,左右著二方木,亦如之凿一孔通贯下柱,左右前后皆可运转,埋之于地,其顶转轮著竿如前状。此炮不用衣。

地听第六十七

令少睡者枕空葫芦卧,有人行,四十里外,东西南北皆知之。

失道第六十八

夜失道,以北斗建为正,以四时定之,然后知四方之路矣。如本路,则放老马以从之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 虎钤经之卷六 内容来自互联网,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 https://www.gubingfa.com/n/346.html


虎钤经 虎钤经之卷一

虎钤经·卷一作者:许洞出自————《虎钤经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天功第一天道变化,消长万汇,契地之力,乃有成尔。天贵而地贱,天动而地静,贵……

虎钤经 虎钤经之卷二

虎钤经·卷二作者:许洞出自————《虎钤经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辨将第六国家行师授律,生杀之柄,大将所主。将者,国之腹心,三军之司命也。可……

虎钤经 虎钤经之卷三

虎钤经·卷三作者:许洞出自————《虎钤经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兵机统论第十二臣闻兵者,阴也。阴之德,以虚为用而应於体也。月者,太阴之精气……

虎钤经 虎钤经之卷四

虎钤经·卷四作者:许洞出自————《虎钤经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十可击第二十四敌人信鬼多祈祷者,必怀疑惧,不能任人故也,一可击也。敌惟务天……

虎钤经 虎钤经之卷五

虎钤经·卷五作者:许洞出自————《虎钤经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料地第三十七用地之法,考地之形势有六焉:一曰通,二曰挂,三曰支,四曰隘,五……

虎钤经 虎钤经之卷七

虎钤经·卷七作者:许洞出自————《虎钤经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旗帜第六十九旗帜者,军中之标表也。以门旗为首,竿上置金铜珠,大纛深红八幅,……

虎钤经 虎钤经之卷八

虎钤经·卷八作者:许洞出自————《虎钤经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结营统论第七十八立营之法,按八宫阴阳数置(一作至)之。营居阳卦之上,以九为……

虎钤经 虎钤经之卷九

虎钤经·卷九作者:许洞出自————《虎钤经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四阵统论第九十六四阵图者,非古阵也。臣切见李筌纂聚诸家阵图,但有形势而已。……

虎钤经 虎钤经之卷十

虎钤经·卷十作者:许洞出自————《虎钤经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相人第一百零二凡欲擢用,先须辨人形神肌骨之贵贱。且人神隐于中,形藏于身,气……

虎钤经 虎钤经之卷十一

虎钤经·卷十一作者:许洞出自————《虎钤经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天时统论第一百一十四天时者,兵家之主也。若夫星辰变见,云气聚散,六壬旺相……

虎钤经 虎钤经之卷十二

虎钤经·卷十二作者:许洞出自————《虎钤经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六壬传课第一百二十八凡用六壬,若占利害之时,先以月将加正时。假令正月占,……

虎钤经 虎钤经之卷十三

虎钤经·卷十三作者:许洞出自————《虎钤经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占相兵临利害第一百三十三《金匮经》曰:战不战,视勾陈。勾陈克日则战,与刑……

虎钤经 虎钤经之卷十四

虎钤经·卷十四作者:许洞出自————《虎钤经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占星统论第一百四十二臣谨按星经及诸传记,凡诸星宿中外罗列周天,盖隐见变化……

虎钤经 虎钤经之卷十五

虎钤经·卷十五作者:许洞出自————《虎钤经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五星统论第一百五十岁星之行也,大阴在四仲,则岁行三宿;大阴在四孟及四季,……

虎钤经 虎钤经之卷十六

虎钤经·卷十六作者:许洞出自————《虎钤经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分野统论第一百五十六《易》曰:天垂象,圣人则之。又曰:仰以观乎天文,俯以……

虎钤经 虎钤经之卷十七

虎钤经·卷十七作者:许洞出自————《虎钤经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云气统论第一百六十九臣闻百人已上,胜败之气必具焉。是以顺之者昌,逆之者亡……

虎钤经 虎钤经之卷十八

虎钤经·卷十八作者:许洞出自————《虎钤经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天第一百七十七天裂(一作制)于敌上者,敌人自乱之兆也。天色如血,兵战之兆……

虎钤经 虎钤经之卷十九

虎钤经·卷十九作者:许洞出自————《虎钤经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时加占乌情第一百九十巳酉为宽大之日,时加巳酉,乌鸣其上,有酒食;时加寅午……

虎钤经 虎钤经之卷二十

虎钤经·卷二十作者:许洞出自————《虎钤经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誓文第一百九十五有虞氏戒于国,夏后氏誓于军,殷人誓于军门之外,周人将反刃……

虎钤经 虎钤经简介(中国宋代著名兵书)

《虎钤经》是中国宋代著名兵书。北宋吴郡(今江苏吴县)人许洞,历四年于景德元年(1004)撰成,凡20卷,210篇,共论210个问题。许洞曾任雄武军推官、均州参军等职。该书现存明嘉靖刊本……
管理员班建红
男,文化程度不高性格有点犯二,闲着没事喜欢研究各种兵法。兵法,用兵作战的方法、策略施诈于漫漫千军。
  • 文章总数
  • 85823访问次数
  • 建站天数
  • 作者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