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兵法网:https://www.gubingfa.com 一家专注于兵法的网站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代兵书 > 纪效新书 > 正文

纪效新书_卷八_操练营阵旗鼓篇

班建红

2022-08-06 22:28:36 《纪效新书》seo专员
已阅读

卷八·操练营阵旗鼓篇

作者:戚继光

出自————《纪效新书

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

一、发放候升帐喊堂毕,牙旗开,中军官禀升旗,禀讫,即放炮一个,擂鼓升旗。待众声迹将定,又禀放静炮,禀讫,放炮三个,三军肃静,敢有喧哗者,军法施行。又禀称吹号笛、聚官旗、听发放,俟官旗到齐立定,金止,中军官叫官旗上来,两边齐应一声,自卑而尊,由队长从下摆起,务要行次疏直齐均,各官旗依次跪下,中军官执发放牌高声发放云:官旗听著!耳听金鼓,目视旌旗,步闲进退,手习击刺。万人一心,惟将令是听!违犯的,军法不饶!每一句,众应一声。分付毕,若有别项讲谕,各静听主将逐一亲说记定,依次分付,自尊而卑起立,分列如前,中军官传令官旗下地方,众应一声,听大吹打,官旗由原路散回信地。听各把总吹号笛,哨官哨队长俱听把总处照台上发放,但先一句云:奉台上号令。如有分付,一体字字谕之,仍照台上规矩,大吹打散回信地。又哨队长各到本管哨官处再行宣说,但第一句云:奉本总号令。毕,归队。队长率兵通听哨长发放,但第一句云:奉本哨号令。毕,又兵听队长传说。约一刻,掌下营号头,即各肃静听下营。

(图A)

一、中军请钧旨下营,禀讫,中军即拨下地方巡视人役,每哨二名,共十名,旗上明书“某哨巡视”字样,俱赴台下禀请下地方蓝旗,听发放掌号官发放。凡呐喊不齐、行阵错乱、喧哗违令、临阵退缩,拿送处治。分付讫督战旗牌,每总一面,五面付官,悬牌执旗,禀称:执旗牌下地方。督阵旗牌上马,各巡视旗从之,由发放路各归营哨。中军吹孛罗,各起身;一荡喇叭,必警;二荡,必齐;再吹叭罗,中军摆金鼓旗帜,掌旗者即将原列两行旗取五方一副、上将台二副摆定,两边官兵听点鼓于台前。如路广,则两哨四队平行;如路狭,则每哨挨队依鸳鸯阵法照图行至极前,俱层层立定,金响鼓止。

以下至“收为大营”句止,共八条。其八图,此每每临阵对敌所用者,乃实效,非饰观视之筌蹄也。数年屡战,一切号令行伍,俱如图款,毫不更易,是以每战必全捷,而我兵不损。及至困攻贼,虽竭力以刀石掷敌而我兵不为所伤者,此鸳鸯阵牌筅枪党居次之功也,须临阵观之,便得妙处肯綮。借或场操之际,肯有亲入行伍内一试之者,亦自知其利不可以口舌楮笔载也。今将初出图令开后次第之。

(图A)

俟定,又点鼓点旗,前营正兵即由正路以当贼之头,左营即由左取路以出贼之左,右营即由右取路以当贼之右,俱依大鸳鸯阵势单队双行。如有五营,则以后哨急出伏於左右,因地势山林而从便相机。如欲俟贼来迎我,我则伏兵出於前三枝大兵之前里许之地;如我欲径杀入贼中,不待贼动则伏兵,即于我所进左右二枝大兵之后,与交锋之地相去不过半里伏之,此时料贼已相见,不必密行也。候前正兵将近贼一里之地,急吹单摆开喇叭,将鼓急点,前营正兵即大鸳鸯阵平平一字列开,以前哨为第一层,后哨为第二层,左哨为左翼,右哨为右翼,左营奇兵以前哨出左路抄贼,为正兵后哨为二层接应,左哨为左翼,右哨为右翼;其右营奇兵亦照前营兵分于右通。每一层为平一字摆开,如路狭,则摆大鸳鸯阵;如路宽,则自大鸳鸯阵又分摆为三才阵,俱在临时所变,此皆以场操兼对敌之实事言也。若专在场操,其伏兵一半出大兵之前,一半在大兵之后,庶二者俱习矣。但如伏兵在兵之前,必须贼未见时先事遣发,亦必贼势迎头而来者乃可也。然此伏收功最易,但伏之甚难,非上等好汉齐心齐力不可也,须贼过我伏来,方听我号令而出,不大成则大败。惟有随兵同出,遇藏身之处,从便伏于兵后一著,此最稳当,虽不大得,亦不大失。但此伏所以防前兵少却为第一功,除此无所用其力。如此攻伏,恁是如何,贼不可测。何则?有前行大兵遮护之耳。其中军兵一面在大兵后二三里之内,据险扎老营。如此摆阵,须速其定伏兵。俱伏已毕,候近贼百步之内,中军放铳一个,吹长声喇叭,鸟铳手在前打铳,每长声喇叭一声,打放一层,只至擂鼓而止。如喇叭急吹长声,连连不止,是要鸟铳手一齐放了,也不必抽放。又近贼五十步外放起火一枝,各射手兵放箭、放弩、放火箭毕,吹天鹅声喇叭擂鼓,各兵奋勇径奔贼锋,再不许时刻迟疑,恁是如何厮杀,不许乱了鸳鸯阵,随离随合,务要牢记其平日所习阵法,牌筅枪刀之法,用时都如平日争忿厮打一般不慌不忙,杀进一层又杀一层,杀死倭贼,恁从后兵斩级,当前者只管杀去,恁贼掷来金银,只是厮杀,再不须顾。第一层战酣,擂鼓,少缓,又擂鼓,第二层急急冲过前层接战,前层少整队伍。鼓又少缓,又擂鼓,第一层又冲过第二层之前接战,原二层少整队伍;两翼奇兵一体间层依令进战整队,与正兵同。待左右俱合之际,扮贼奔走屯巢之象,鼓又少缓,再次摆队伍喇叭,各兵即将贼所奔入之巢、或上山林之内,即时四面各整鸳鸯大队围住。每遇门路处,以厚兵一哨官者当之,紧于门路要口鸳鸯阵列定,以备并力冲出杀入,不许轻动擅进,恐中贼伏,及或一人有失,误事不小。贼之锐锋死斗皆在此处,但以守定为功。其非门路之处,各营哨分内信地之兵听即设计出奇从便攀登,以入敌战,但责其取胜而已。大捷既毕,据报无警,各兵照旧困攻,听中军差亲兵入围内搜报平安,听摔钹响,各于脚下收成大队;再听摔钹响,各哨为一聚,各营为一大聚,俱随五方各该大旗下立定,俱仍照原出战大阵之规分前后层左右翼;听鸣金一声,各前一层退出,间队退在后层之后;连鸣金二声,齐喝一声立定;又听鸣金一声,又后一层不退之兵间队退过已退兵之后;又鸣金二声,齐喝一声立定。如此间队,依金退至中军大营,放炮三个,呐喊三声,鸣金大吹打得胜鼓,各兵挨次看旗头收回作大四叠,此五营出阵之说也。若止四营,则以一营为正,二营为左右,以第四营一半设伏,一半扎老营。若止三营,则以一营为正兵,一营分为左右,一营之半为伏兵,一半为老营。若兵止二营,则以一营中一半为正兵,一半分为左右;一营一半为伏兵,一半为老营。若止一营,则以各哨分之。虽是一个人,亦可如图操习,及如图临阵也。刻舟求剑者,岂足此语此?

(图A)

右如全营图之方幅有限,姑图一营以例其全。

(图A)

(图B)

右不能尽图,亦如前耳。退出围地,金止,五方旗听打金边发出,为四叠立定;听大吹打,五方旗齐点,各兵照旗色分行各旗下,为大四叠。

围攻之法,不可执一也,如贼势大败,贼少我众,所围之处或山林人家,又复狭窄,方可四面合围,必使一倪不返。如贼气方盛,我少贼众,或所围之处散阔,而我兵分守不足,必缺生路一面,分兵于去围十里之外必遁之路伏之。

(图A)

(图B)

收毕,吹打止,鸣锣,坐地休息。金鸣锣止,打金边,发塘报。候塘报摇黄旗,知有贼,各兵听吹孛罗起身,先点后营旗不点鼓,后营兵分为二枝,照前次摆开图设伏。毕,次点鼓、点旗,发前营兵为正兵,左营为左翼,右营为右翼,中军在后,据险扎老营,通照前次摆开之图立定。听吹摆队伍喇叭,摆为大鸳鸯阵。金鸣喇叭止,又听吹单摆开喇叭,摆成三才阵。金鸣喇叭止,鸟铳手照前阵号令放炮。毕,中军擂鼓,鸣天鹅声喇叭,呐喊,各兵一拥飞身追战,第二层随上。鼓少缓,又急擂鼓,第二层又飞身冲出前层之前冲战,前层少整队伍。右营等兵通照前阵内号令,一体操战。候二层俱交锋之初,前伏兵一齐拥出贼之后。至左右兵合战得胜,听鸣金战止摔钹响,各整在所立信地,此时在兵后左右伏兵照旧伏不许动;再听连鸣金三声,退回,退法俱照前阵图号,退至中军之前。押阵大旗巡视旗急摇,中军放铳一个,原设在阵后左右伏兵与中军正兵先将鸟铳一通尽放;擂鼓,吹天鹅声喇叭,合正伏之兵一齐呐喊,左右伏兵急进,中军退回,正等兵俱一齐转身,便冲进其前,与贼交锋混战,必胜而后已。摔钹响,收整队伍。又摔钹响,各押阵大旗收回,先立为长一字阵之表,比先出一字稍加稀阔,左右两营横离一百步;鸣金大吹打,各营照旗收回,仍为长一字阵立定;金止,中军禀对垒安大方营,禀讫,照后大方营图号施行。

一、发兵出列之图

一、收兵退回之图

俱与前出战收退之图相同,兹不重出,当取法于前图云。夫南方山水林翳,地势最狭,惟有前二阵用无不宜,此因地措形也。何则?善用兵者因敌情转化,其法已云然矣,而不知善操习者,亦因兵情转化,岂有一定之习哉?善用形者,亦因地形措战,岂有一定之阵哉?况兵列既长,缓急之变,贼势叵测,苟或遇出於此格之外,偶有警急,岂能候中军号令?若遇未及照令施行之中,忽有前变,则前营把总即自主号令,先以备战,左营、右营各听当前把总之号,即如中军号令一般;则后营伏兵即当于前哨之后左右、或遇山渠、或林木人家、或街巷湾曲可以潜躲身形之处,偃旗敛迹衔枚,充为伏兵,以备前哨万一却回,俟其走尽追过我伏来,听在后老营兵炮响,即便矢起截冲贼中,或出贼之后,如此必转以为功,而前伏不及设,亦不必设矣。其扎老营策应兵,如贼徒战进前哨兵来,俟贼过伏兵所在,即便冲出。后营兵一面在后太远处据险为家,阻拒扼塞,竖立营壁,管三营火兵做饭备守。

一、战胜追贼防伏之法

夫倭性人自为战,善於抄出我后,及虽大败,随奔随伏,甚至一二人经过尺木斗壑亦藏之,往往坠其计中。辛酉之役,一月十捷,我兵损不及六七人,议者谓非兵之巧,乃贼之拙,此倭不如别倭之有伏也。殊不知将前法已曾教熟于平时,故如花街之捷,战追四十里而保全胜者,非贼之无伏,我有搜守之法而伏无所用也。其法:如贼徒一战而败,贼遂奔北,我兵追上,凡遇林木人家、过溪转角之处,每量林木屋垣湾曲大小,即留一队或一哨守其必出之口,而他兵一面径跑追上。每遇一处,即留一处。又或村落极大者,即通行围止,听人进搜,无贼高声为号,又复前追。其麦田茂草之地,又皆可伏之所,我兵每一哨内即留一队,分投下路星散麦田草中搜打喊叫,一面正兵径追,故每战多於麦田中搜获生擒,此非避我者,正贼之伏也。

一、操法:以木牌上书麦田、村屋,分别大小等字,恁听一人以便插于教场,以灰画为委委曲曲羊肠大路一道。擂鼓交锋,既胜追贼,照前说依图分往下路于所立木牌处搜防。今列图于后。

(图A)

一、中军大战全捷,对垒安大方营,打金边,五方旗帜先出立表执旗。立表之人执五方旗者,先于中军四直各数行足立定各四角表旗,自门旗平看,亦行步如数立定为四角之表,各须听主将预计。如每鸳鸯一队该去一丈计之,每面约若干队,为若干步;高招又少折一半,立为子层。前营兵即为前面,左营即为左面,右营即为右面,后营即为后面。

(图A)

一、吹摆队伍喇叭,兵照各方旗色,依本旗望表蚁附,下营各哨为一簇围聚门旗两边。俟人定,听吹长声单摆开喇叭,照方营图撒开,依鸳鸯整阵立定,司锨者作掘堑势,立拒马者立拒马,下蒺藜者作安蒺藜势。锣鸣,俱坐。竖黄旗、擂鼓,发火兵樵汲。鼓三通,发出,闭营门。吹号笛,官旗发放会议事,俱照台上发放号令施行。候各到地方,掌号吹长声孛罗,全营起身,擎枪作势。方伏黄旗,收火兵,进营,起火一枝。各营举火炊食毕,即随报有贼之处,看竖何旗,如竖红旗,则前面备战;竖黑旗,后面备战;竖蓝旗,左面备战;竖白旗,右面备战。旗既竖,听叭罗一荡,起身收执器械。点鼓鸣铳,先行在前离本营一百小步立定,其该营之兵前哨出在鸟铳后,每哨各队平列为一层,二哨在左,三哨在右,四哨在后,照图摆定。其中军亲兵之类一字摆在出战兵之后,以补该面方营之缺。听吹摆队伍喇叭,前哨疏摆大鸳鸯阵,在前为正兵,左哨出左边,右哨出右边,后哨攒上前,与前哨相近二十步,为次层。接战兵其左右两翼兵,务与中间正兵相去各隔一哨之地,切不许挤密相联。各以一哨、二哨为抄贼奇兵,三哨四哨径在大兵之前半里外左右,或山或险、或林木人家、或沟渠,但可遮藏形迹之处,俱各衔枚偃旗卧定为伏兵。其交锋之法:听中军放炮一个,吹长声喇叭一声,铳手放炮一层,吹过五次喇叭,放过五次炮,尽出战,如有令分付。若喇叭吹长声紧吹数声不止,则凡在炮手一齐单列尽数放毕。点鼓,前哨慢行出鸟铳外。擂鼓、吹天鹅声喇叭,呐喊交锋。任是如何,不许离乱鸳鸯阵法;一队一阵,任其乱杀乱砍,不许与牌手相离。一闻金响,即复原队。如贼不退,尚在交锋,金不鸣,中军擂鼓忽止又点鼓,则该二层间队出,约将到,擂鼓吹天鹅声,急出前层之前接战,两翼抄贼,奇兵相夹而进。如贼败走,原擂之鼓声闻不歇,则当交锋之层只顾追杀上前,二层紧随。擂鼓少止再擂,又是二层间出,只顾整队间出上前追杀。但闻鸣金三声,火速脚下立定。听摔钹响,速收整原队。鸣金一下,第一层退至最后层兵之后;听连鸣金二声,复擎枪回头作势齐喝一声立定;又如此鸣金,二层又退回已退后层之后;又鸣金二声,又复擎枪回头作势齐喝一声立定;再鸣金,又该已退在前之兵又退又止。如此依听金令轮退,只至鸟铳之后。此时贼若追我过伏兵来,中军即放大铳三个,两边伏兵一齐拥出,打铳兵皆横奔冲贼,务出死力抵敌;正面兵一齐回头拥上,四面合攻混战,老营发兵助势。此时伏兵已起,若已退正兵而不即回头拼命策应者,全队如禁令条约施行。大得胜,金响三声,各照前出退法退回原扎阵之地立定。金止,听报无贼,摔钹响,收队。再摔钹响,收成大队,前层不动,后层少退,留左右二哨之空,左右二哨俱各脚下立定。再听摔钹响,左右二哨各驰回原空立定。鸣金大吹打,鸟铳先回进营门,即转身向前伏定,防前有贼来。兵哨挨次径归原营,每哨一聚毕,喇叭吹单摆开,仍摆方营。余三面之营,皆是一般号令出战。凡营中无故放炮,是欲更变号令,炮响后,各营看中军竖何色旗,何营听备出战。通战收已毕,锣鸣,俱坐,中军禀收大营,起营,吹长声叭罗,各起身;摔钹响,收成大哨;再摔钹响,五方旗招回中军,各兵听中军旗招点,各营照旗方向俱归旗下,为一字而前摆开,乃为四叠,听令收营。

凡战,但系正兵,俱听喇叭次数,或摆鸳鸯阵,或摆三才阵,随号无定。其两翼伏兵,定要摆作三才,决不用鸳鸯阵,盖伏兵要突出,必是奔跑;鸳鸯阵人众,跑远易乱,故只用三才阵,人少易出,应急为便。

一、交锋之法,兵在各伍牌后遮严缓步前行,执牌在前,只管低头前进;筅枪伸出牌之两边,身出牌之后,紧护牌而进。听擂鼓、吹天鹅声喇叭,交战。执牌者专以前进为务,不许出头看贼,伍下恃赖牌遮其身,只以筅枪出牌之前戳杀为务。如不上前,队长牌兵之责。如队长牌兵被害,伍下偿命。其两翼之兵先大张其势,望外开行,俟将战,急於贼之两边,各令一半自外围戳而来,各令一半伏住;俟贼到正面,兵俱将牌立定不动,两奇兵急合,贼必分兵迎我两来。奇兵俟贼四顾夺气,正面兵即拥牌夹战。如胜负未分,前力已竭,又即点鼓,第二层由前层空内间出,如图接应对敌。闻金得胜而止,依退法退回。架梁兵各带小旗一面,卷讫。知贼已无别伏,方才打得胜回营。

一、再吹单摆开,每鸳鸯一队平去一丈五尺

(图A)

(图B)

一、定立交锋之图

一、退兵之图

一、伏兵出战回兵策应之图

以上俱战前操长营内已详,兹照前图施行,此不重出。

一、收营法,即从方营收成四叠,放铳三个,呐喊三声,一齐收至将台。鸣锣,过队各回原扎两行信地。金响锣止,又慢鸣锣三声,散中军,归列。鸣锣,兵士坐息,如出战在野,收回则放铳呐喊,毕,照行营随地形变几路收回。以上操战法似为定局,或者曰:所谓刻舟求剑也,倘兵非四营,将焉用此?殊不知一队一哨皆可操,当照后演之式,不拘人多少,今将零哨、一哨起,至合四营上,常操分合之妙图说另具于后。

一、挨队操演,自一队起,至四队毕。又合一哨操四哨毕,合一营操,此以下操法号令俱附各图右。如此,虽十人亦可用战法,亦有奇正,不过一头、两翼、一尾,中军为心,是谓握奇心,运四肢。当敌者为头迎锋,尾即继后,与头更番间出不穷,两翼随之,自远而近,迎合于前。但遇敌处,即为头,为正兵;但在左右,即为翼,为抄贼奇兵;但在后,即为尾,为策应兵。其金鼓号令,虽操五人、十人,由一队以至一营,由一营以至十万,皆同。

一、操法,一队前来立定,锣鸣坐地,听吹长声单孛罗,各起身执器械;听吹摆队伍喇叭,整队鸳鸯队摆开;再听吹单摆开喇叭,即变如后图三才阵;点鼓前行,擂鼓吹天鹅声喇叭,呐喊交战。五人为正兵,各三人为右左翼,金响三声,立定;鸣金一声,面前退回;连鸣金三声,即向前齐喝一声立定;摔钹响,仍收鸳鸯队,打得胜鼓回在教场空地立定;鸣锣,坐地休息。如是,又点哨长旗,第二队照前习战。二队毕,又点哨长旗,第三队习战。毕,又点哨长旗,第四队习战。号令皆同第一队习战例。四队俱完,是一哨完。

(图A)

(图B)

一、四队为一哨,操完,听哨官点旗吹孛罗,以上每操完的一哨俱起,听点鼓,整鸳鸯队,一队单行,二队、三队并行,四队单行,立定。鸣锣,坐息。听塘报在前摇旗报有贼至,听吹孛罗,起身;听吹摆队伍喇叭,即整鸳鸯阵,二队在左者左出,去正队十小步,如野地不拘,但以进退便利为界;右者右出。听再吹单摆开喇叭,即分三才阵。如不再吹单摆开喇叭,是不分三才阵,只以鸳鸯阵听号交锋,但以吹喇叭声为准。如摆三才阵已定,听点鼓,头层一队慢行,四队在后跟上。听擂鼓吹天鹅声,呐喊,第一队交锋,任是如何厮杀,不许乱了行阵。又点鼓,在后第四队由一队空中间出一队之前交锋,如此相轮,间出无穷。右、左二翼二队三队照居中,正兵一层进,一体进一次,只进至两翼,抄抱相合在正兵之前,止。听鸣金三声,各收原队。再鸣金一声,在前层退过在后一层,两翼一体各退原路。连鸣金三声,齐喝一声立定。又听鸣金一声,前层又退,退至原地。摔钹响,收成鸳鸯阵。再摔钹响,收成原哨立定。是一面操毕。如后面塘报报有贼,即以四队为正兵,一队为二层间出,二队为右翼,三队为左翼,战法、收法俱同前例。如操毕,左面报有警,即以二队为正兵,三队为第二层,四队为左翼,一队为右翼,战法、收法、号令俱同前例。如右面报有贼,即以三队为正兵,二队为第二层,一队为左翼,四队为右翼,战法、收法、号令俱同前例。哨长居中调度,为中军。

(图A)

一、哨操毕,回空地,鸣锣坐息,又听二哨、三哨、四哨各轮照一哨之法操毕,又听回空地,鸣锣坐息。如此,四哨俱完,又鸣金边,探贼待报警,即听本总点本哨官方色相同之旗,即各听吹长声孛罗,四哨通起身收拾器具;鸣金边,发塘报,四哨旗即前至战地立表,每队有三步长,则左右旗各退第一哨之旗后十二步左右平立,第四哨旗在后之中,又退左右旗十二步立定;点鼓,先鸟铳,次前哨,挨次各就旗下立定;听点鼓,则每哨四队通攒到旗下平列一字;听吹摆队伍喇叭,一哨鸳鸯阵摆开,相去三大步。如不再吹单摆开喇叭,是地形广阔,就用鸳鸯阵对敌;如再吹单摆喇叭,是地险窄要,仍摆三才阵对敌。四哨亦照一哨摆作第二层,听令间出。二哨即由左面远离正兵或三十二步,或不拘,只相地形之便,或旁抄小路,但不许太远,声势不相救应;以一队、二队径出旁路,抄裹贼后,二队、四队即於出正兵三十步之前,不拘远近,随其山地形势可以隐身之处,偃旗息鼓,衔收按伏,以为伏兵。三哨亦照二哨之法出正兵之右,亦一体以一队、二队比照二哨抄贼,以三队、四队比照二哨设伏。若遇地形偏斜,止有一边可以伏裹,临时听本哨便宜分布。若一边可伏,一边可抄,则听各哨之便,可抄贼者尽数抄贼,可埋伏者通哨埋伏。该总内中军等兵并不操之哨,急带一哨官者,在五十步后据险一字摆开为老营。如此布定寂速为要。贼至小百步,听本总放铳一个,每掌号一声,鸟铳放一层;连掌号五次,五层俱放。毕,听点鼓,一哨缓行,出鸟铳前。听擂鼓,吹天鹅声,呐喊,方才交锋。鼓即少缓,又点数声,第二层四哨兵急出。又擂鼓,听天鹅声,接应间出前层之前,交锋。鼓又少缓,又点,第一层又出二层之前。擂鼓,吹天鹅声,呐喊交锋。场操不拘几层,只管轮听鼓号喇叭呐喊,间空抽进,两翼二哨三哨兵亦照正兵号挨层抄进。若临敌交锋,一层已接,只有二层四哨接应,二哨三哨抄裹之兵待正兵第二层四哨一合前层共战,则两翼即来抄裹,以夺贼气,以壮兵久战之胆。或正兵佯却诱敌,或由正路,或由别所,任便战引决,不许经由伏兵之处却回误事。俟贼追过伏兵来,将近老营兵之时,听放大炮一个,伏兵闻炮,左右二哨者两边齐呐喊跃出,或冲贼腰,或出贼后,贼必慌忙回顾,奔回之兵火速转身,本总听大擂鼓,尽力一拥追杀前去,万胜无差。战毕,听连鸣金三声,即各於脚下立定;再听摔钹响,即各归原队哨;听鸣金一声,第一层先间队退回后层之后;听连鸣金二声,喝一声立定;又鸣金一声,在前之层又退过已退兵之后,依前令鸣金喝立。如此轮间抽回,只至老营原地。听摔钹响,照原单摆开图立定;又听摔钹再响,照原初出营队立;听金鼓齐鸣,鱼贯收还回军。如贼从后来,即以四哨为正兵迎锋;二哨一二队为右翼兵,三四队为右伏兵;三哨一二队为左翼兵,三四队为左伏兵;一哨为后哨。如贼从左来,即以二哨为前哨正兵;三哨为后哨策应;四哨一二队为左翼兵,三四队为左伏兵;一哨一二队为右翼兵,三四队为右伏兵。如贼从右来,即以三哨为正兵迎锋;二哨为策应;一哨一二队为右翼兵,三四队为左伏兵;四哨一二队为右翼兵,三四队为右伏兵。

(图A)

(图B)

(图C)

(图E)

(图F)

(图G)

(图H)

一、如在教场前面操完,收回原地,方立定,未及回军,忽报后面有警,即以在后之哨为第一层正兵,先回之哨为第二层策应,正行之兵各於脚下鳞次鸳鸯阵转身立定迎敌。在左之哨,一哨二哨为左翼,三哨四哨为左伏;在右之哨,一哨二哨为右翼,三哨四哨为右伏,各照旧法。但伏兵即於战兵第二层之后左右即在阵中设伏,不及别寻伏地;抄兵急急张两翼而上,不必正兵二层轮进之时方才同二层进。此是一总通出之法,其出战、收兵、按伏、出敌号令,俱与下方营时一面战之例并不差更。如文依令收回,仍立定;听吹转身喇叭,仍转前面。再听报左面有贼,即以左面左哨为第一层正兵,右哨为第二层策应;前哨一哨二哨为右翼,三哨四哨为右伏;后哨一哨二哨为左翼,三哨四哨为左伏,对敌、收军一如前面号令,先回原地,仍听吹转身喇叭,照前面初出图立定。未及回军,又听报右面有警,即以右面右哨为第一层正兵;左哨为第二层间出;前哨一哨二哨为左翼,三哨四哨为左伏;后哨一哨二哨为右翼,三哨四哨为右伏,对敌收军一如前面号令。所谓无不可为头,无不可为尾,无不可为翼,无不可为伏,庶临事任从何面有警,任从前后左右,无不即成营阵队伍,左之左之,右之右之,无不由之,如驱群羊是也。若不如此广习独用,万一地窄贼近,仍要调过前哨向贼为正兵,误事岂小小哉?一总操定,即大鸣金鼓,照鸳鸯阵行回原扎大营信地,依行伍立定,鸣锣坐息。听一总,又看将台何色旗点,照旗色把总带兵;点鼓,听吹孛罗,起身赴中军,照先操一总号令,布战抄伏收退之法毫厘不许差错。如此五总通完,各仍回信地,摆列坐定休息,听中军号令。合营大操,俱如一总之法;四面报贼,随警调应,亦同一总四面之法,但因地形而加人数之多耳。凡每谓之前后左右,各以前后左右之总配之;每谓之一二三四哨者,则以前后左右所分之哨配之,由此而增,百万一法。

一、附宁绍操练生兵阵图,其号令俱如见行,并不重注。

(图A)

(图B)

(图C)

(图D)

一、收法:摔钹响,收拒马;点步鼓,自锐阵收为方阵;又钹响,点步鼓,自方阵变为三叠;又钹响,自三叠收为直引;又钹响,点鼓,作二叠回军。

△结伍法

以伍人为伍,立一伍长主之,必择平素相识者,昼战面貌足以相见,夜战声音足以相知。

(图A)

△立队法

以五层站立,队长居前,伍长居中,以成一方纵横成行。右所谓行伍,即此法也。

(图A)

△结队法

以五伍二十五人为一队,立一队长主之。队者,元首也;四伍,四肢也;四兵者,拇指。临阵立以连刑之法,如身使臂指是也。

(图A)

△结攒法

以四队为一攒,立一攒长主之,其形如井字,加以束伍之令。古所谓结者,如丝之纽,纽而不可卒解者也。

(图A)

版权保护: 本文 纪效新书_卷八_操练营阵旗鼓篇 内容来自互联网,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 https://www.gubingfa.com/n/364.html


纪效新书 纪效新书_卷首

纪效新书·卷首作者:戚继光出自————《纪效新书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一、任临观请创立兵营公移分守浙江宁、绍、台等处地方参将、署都指挥佥事……

纪效新书 纪效新书_卷一_束伍篇

卷一·束伍篇作者:戚继光出自————《纪效新书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原选兵兵之贵选,尚矣,而时有不同,选难拘一。若草昧之初,招徕之势,如春……

纪效新书 纪效新书_卷二_紧要操敌号令简明条款篇

卷二·紧要操敌号令简明条款篇作者:戚继光出自————《纪效新书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窃观古今名将用兵,未有无节制号令,不用金鼓旗幡,而浪战百……

纪效新书 纪效新书_卷三_临阵连坐军法篇

卷三·临阵连坐军法篇作者:戚继光出自————《纪效新书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凡临阵的好汉,只有数人,每斩获首级,常是数十百人丛来报功,再不想……

纪效新书 纪效新书_卷四_论兵紧要禁令篇

卷四·论兵紧要禁令篇作者:戚继光出自————《纪效新书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凡军中要紧的第一件,只是不许喧哗说话。凡欲动止进退,自有旗帜金鼓……

纪效新书 纪效新书_卷五_教官兵法令禁约篇

卷五·教官兵法令禁约篇作者:戚继光出自————《纪效新书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凡将领官哨队长,不相和协,倾陷妒忌,煽惑妖言,妄传军令,因而误……

纪效新书 纪效新书_卷六_比较武艺赏罚篇

卷六·比较武艺赏罚篇作者:戚继光出自————《纪效新书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凡比较武艺,务要俱照示学习实敌本事,直可对搏打者,不许仍学习花枪……

纪效新书 纪效新书_卷七_行营野营军令禁约篇

卷七·行营野营军令禁约篇作者:戚继光出自————《纪效新书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凡派探夜不收,派探不的,听人言语、不亲到贼所、欺诈因而误失事……

纪效新书 纪效新书_卷九_出征起程在途行营篇

卷九·出征起程在途行营篇作者:戚继光出自————《纪效新书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主将先传令票箭期会讫,不拘时分,但闻第一荡喇叭,收拾军装,做……

纪效新书 纪效新书_卷十_长兵短用说篇

卷十·长兵短用说篇作者:戚继光出自————《纪效新书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夫长器必短用,何则?长枪架手易老,若不知短用之法,一发不中,或中不……

纪效新书 纪效新书_卷十一_藤牌总说篇

卷十一·藤牌总说篇作者:戚继光出自————《纪效新书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千古有圆长二色,其来尚矣,主卫而不主刺。国初,木加以革,重而不利步……

纪效新书 纪效新书_卷十二_短兵长用说

卷十二·短兵长用说作者:戚继光出自————《纪效新书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夫钗钯棍枪偃月刀钩镰,皆短兵也,何则?彼之枪一丈七八尺,我之器不过……

纪效新书 纪效新书_卷十三_射法篇

卷十三·射法篇作者:戚继光出自————《纪效新书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《列女传》云:怒气开弓,息气放箭。盖怒气开弓,则力雄而引满;息气放箭……

纪效新书 纪效新书_卷十四_拳经捷要篇

卷十四·拳经捷要篇作者:戚继光出自————《纪效新书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拳法似无预於大战之技,然活动手足,惯勤肢体,此为初学入艺之门也。故……

纪效新书 纪效新书_卷十五_布城诸器图说篇

卷十五·布城诸器图说篇作者:戚继光出自————《纪效新书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夫南方田水界地雨湿,不可用车,我兵卒然遇敌,缓急无家可依,贼皆……

纪效新书 纪效新书_卷十六_旌旗金鼓图说篇

卷十六·旌旗金鼓图说篇作者:戚继光出自————《纪效新书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名将所先,旗鼓而已。近见东南人不知兵旗,无法制,率如儿戏。或轻……

纪效新书 纪效新书_卷十七_守哨篇

卷十七·守哨篇作者:戚继光出自————《纪效新书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为军务事,照得卫所烽堠为边防第一要务。近来该管陆路官员多不晓此,每遇考……

纪效新书 纪效新书_卷十八_治水兵篇

卷十八·治水兵篇作者:戚继光出自————《纪效新书》出自————《中国古代历代兵书》—、兵船束伍法每福船一只,捕盗一名,舵工二名,缭手二名,扳招一名,……

纪效新书 纪效新书简介(明代戚继光创作的军事著作)

明代戚继光创作的军事著作 《纪效新书》是明代戚继光创作的军事著作,属于戚继光在东南沿海平倭战争期间练兵和治军经验的总结。 成书 夫曰纪效,明非口耳空言;曰新书,所以明其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