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兵法网:https://www.gubingfa.com 一家专注于兵法的网站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奇闻 > 正文

马家军的覆灭(马步芳覆灭记)

班建红

2022-09-17 22:51:15 《历史奇闻》seo专员
已阅读

  1949年7月28日上午,甘肃固关镇阵地。

  炮火正隆,一野一兵团司令王震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。不用再看了,隆隆的炮声已经说明一切,对面的马家军骑兵旅,八成已经被打垮了!

  不一会儿战报送来,王震一看,顿时笑开了怀:何止报废,马家军骑14旅全报销了!

  马家军骑14旅有多厉害,打掉它竟让手握十万大军的王震如此高兴?还别说,细究起来,这个骑14旅真不简单。

  一、马步芳的两条大腿

  马家军骑兵的名声广为人知。

  早在30年代,青海马步芳手下就有了为数甚多的骑兵,骑14旅就是由马步芳手下最强悍的一支部队发展起来的。

  青海马家军最初是马步芳之父马麒一手创建起来的,被国民党授予一个暂编26师的番号。马麒死后一师变两师,马步芳掌握了一个步骑混杂的师,还间接控制青海各地的地方武装。马步芳堂兄马步青掌握了骑兵师,后来两兄弟各怀鬼胎,马步青西走新疆,青海被马步芳独占。

  到1948年西北解放战争展开宏伟的画卷时,青海马步芳军阀部队,在蒋介石鼓惑下,也进行了扩编,马步芳手下兵力增至近10万人,主体是八十二军和一二九军两个军。

  其中八十二军的骑兵第14旅、一二九军的骑兵第8旅,是青马部队中精锐中的精锐,战时进行机动突袭主要靠这两个旅,堪称马步芳的两条大腿。

  有人未免会说,马家军当年在河西之战时就号称全军皆是骑兵,如此形容14旅和8旅,是否有失偏颇呢?

  马家军骑兵比例高固然不假,但是经过十多年的扩编,马家军早就掺了水了。

  1934年时的青马部队,当时共有6个旅、3个团(特务团、宪兵团、炮兵团),其中骑兵确实有3个旅,那时骑兵比例还挺高,但到了1948年、1949年时,骑兵比例已经大幅下降。

  新扩建的骑兵部队以团为单位的居多,一个师配一个团,或者是拆分成更小的单位,以营连为单位。

  只有骑兵14旅、8旅还是纯骑兵部队,是马步芳赖以进行远距离机动、突袭的王牌。

  马步芳的骑兵战斗力很强悍。

  其各旅、团都设置有骑兵教练,对部队进行系统的训练。马家军骑兵中的连长以上军官,都是马麒时就专门受过骑兵训练的。

  马家军的骑兵战士都较好地掌握了射击、骑术、刀术和战术。如飞身上马、马侧藏身、超越障碍、马上劈剌、马上射击、马上格斗、马上夺物等动作,都比较熟练。

  马家军还把战马训练得“很听话”。

  据马家军军官郭全梁说:“红军缴获了马家军的马匹,在战场上听到马家军士兵打口哨呼唤时,这些马就拼命地往马家军这方面跑,有时甚至把骑在上面的红军也驮着跑来。”郭在马家军骑兵旅中干过,参加过河西之战,他的话应当可信。

  马步芳规定,平时每匹战马每天要喂马料五斤,作战时还超过这个标准。马家军士兵视战马为第二生命,行军作战后一到驻地,首先要找草料喂马。这是他们长期形成的一项制度,人人都严格遵守。马家军骑兵的战马,一般都喂养得膘肥体壮,行军很有耐力,冲杀时也很有冲力。他们每夜喂很多精饲料,第二天行军、作战,马匹跑得快,能持久,不再喂什么草料,也能跑一天。这是马步芳骑兵战斗力的保证。

  马家军的骑兵都按马匹的不同毛色编组,一般分为黑马团、枣骝马团、灰白马团等。一个旅、团,都由同一毛色的马匹编成,这不但给管理带来许多方便,而且给人一种管理有方、阵势威严的感觉,首先给对方在精神上形成一种压力。

  马家军骑兵的战术,以快为生命。

  骑兵一般平时一小时能走三十里;作战情况下,急行军一小时能走五六十里。一天跑一百多华里一点也不费劲,骑兵在马上还能保持充足的体力。而步兵每小时行军速度只有十里,强行军一天虽然也能跑一百里,例如当年抢渡大渡河,红军一天一夜行军二百四十里。但若非极端情况拼了命,这种速度走不出来。骑兵一日一夜极限能跑多少?谁也没真正实验过。但古人有过很多这方面记录,三国时曹操的骑兵追刘备,就有“轻骑一日一夜行三百余里”。

  马家军在绝大多数情况下,都对以步兵为主的解放军部队保持速度优势。

  在保持速度优势情况下,骑兵数量越多,集团冲击力量就越大。作为两支规模相对较大的骑兵部队,骑8旅 、14旅毫无疑问是马家军主力中的主力,精锐中的精锐。

  那么,王震是怎么消灭骑14旅呢?

  二、骑14旅陷入绝境

  万事之变化,既有外因也有内因,内因起主要作用。骑14旅之覆灭,也遵循这一道理。

  马家军咸阳战役反扑不成,一直在后撤。扶郿战役中胡宗南惨遭痛击,主力损失大半。甘肃军一一九军也被打残。一系列连环痛击,令西北二马兔死狐悲。马步芳与宁夏马鸿逵商量,不能再后撤了,再撤就让共军冲到大门口了。二马商定要配合胡宗南,各自派出主力扼守陕甘交界一带,以优势兵力卡住固关一带,让解放军无法继续西进。

  马步芳自从当上西北行署长官,气焰尤其嚣张,过分高看了自己实力。部署固关一带兵力时,探知胡宗南和马鸿逵各怀鬼胎,都想保存实力,马步芳给前线指挥官、儿子马继援发命令,一旦宁马和胡宗南撤,你也要撤,但绝不能轻易丢掉固关,争取在那里给共军致命一击。

  正是这道命令,把马步芳的一条大腿、骑兵14旅推到火坑里。

  这道命令很矛盾,没有章法。

  怎么说呢?

  第一,战役意图自我矛盾。

  既和胡、宁马互相猜疑,撤兵要比他们撤得还快,又要马继援守住固关。一个要求退,一个又要求守,到底哪个是真的?马步芳本人思想上的混乱,令前线各军出现巨大混乱,骑兵第8旅和14旅由此产生分歧,埋下14旅被歼灭的根子。

  第二,战术安排出现严重错误。

  固关、马鹿镇一带是陕甘一带的险关,易守难攻,马步芳要扼守此地,也非全无道理。但错在守关兵力的安排上。

  马步芳要求儿子马继援把骑14旅放在固关守关,把骑8旅放在后面的马鹿镇,相机增援。

  临难用强兵可以理解,但是骑兵优势在于机动,而不是守关。骑兵一上关,那还叫骑兵吗?

  当时马继援手里并非没有步兵,后方的八十二军和一二九军有大批步兵部队,虽然与固关镇有一定距离,但急行军赶来接防不成问题。然而马步芳、马继援父子用强兵用习惯了,先把骑14旅就近放在固关顶一阵,步兵放在后面,准备固关发生战斗时,步兵从两翼包抄上来,将共军围歼于固关前。

  这个梦想,真可谓痴心妄想。

  与此同时,马继援也犯了一个错误,命令各骑兵团归建。

  原本,固关镇前沿还有三个师属骑兵团在游弋,如果把这三个骑兵团都配属到骑14旅,加强正面防守力量,甚至让骑14旅拥有边固守、边闪电出击的能力,倒也不是不可一战。然而马继援却让这三个团各自回到了本部队,仍由各师掌握。

  优势兵力不集中,就不成其为优势。

  马继援为什么这么“傻”呢?

  也不能这么说,毕竟我们不是当事人,我们也体会不到马家军各军、师长官对骑兵的感情和态度。

  说到这一节,又回到了青马军队的步骑构成上来。

  如前节所述,马家军步骑比例由30年代的一半对一半,下降到了约1:4.十万青马部队,只有约2万多骑兵,除了集中使用的骑14旅和骑8旅,其余都是团、营级单位。

  有人说,马步芳靠骑兵起家的,为什么不把骑兵比例维持在一半对一半呢?

  非不欲也,实不能也。

  西北地瘠民贫,人力畜力都很有限,其十万大军中,相当一部分是地主民团,不太容易组织起来。马匹也不易集中征调,有的被民团掌握,有的被各级官长私自占用,真正能配发到一线战马手中的马匹不是很富余。

  当年河西之战,青马部队一共有6.9万匹战马,其中4.7万匹是青海民团部队的,属于私产,马步芳也不敢轻易强征。马家军主力仅有2万多匹战马,这2万匹后来又被马步青分走一大部分。

  马步芳后来扩建部队,战马数量有所增加。但成规模组建骑兵部队时,又遇到了困难。

  以当时的战马数量,组建4到6个骑兵旅不成问题。但各军、各师都不干了。大家对骑兵都很有依赖感,战时突击习惯于靠骑兵,而且对骑兵也都很有感情。如果把战马都搜罗一空,都弄到骑兵旅,步兵全靠两条腿,吃肉的连骨头都吃干抹净,吃不着肉的连汤都没得喝?这样不公平。

  于是,几经妥协,按照老惯例,各师都保留至少一个骑兵团,各步兵团也保留部分战马。保留多少呢?按30年代标准,以一个步兵团能组织起两个骑兵连为底线,配备相应数量的战马。

  弄来弄去,马家军就只剩下骑14旅和骑8旅两个骨干单位,其他大部分战马,都散布在各个师、团之中。

  所以当骑14旅在固关遇到危险时,马家军无法迅速发挥大规模骑兵集团优势,只能坐视骑14旅被解放军包围歼灭。

  说起来歼灭的过程更有意思,一野一兵团几乎是纯步兵部队,步兵怎么包围得住骑兵呢?

  三、大炮轰死战马

  为防叙事混乱,我们且从马家军的视角回顾一下固关战斗的过程。

  骑14旅直到灭亡,也没搞清楚对面追来的解放军到底有多少人。据资料看,追来的一野一兵团部队共有4个师约4万人,骑14旅只有6000多人,兵力对比6.6:1.马家军太少了。

  骑14旅旅长马成贤自恃固关易守难攻,除了正面强攻别无他途,根本不在乎解放军硬攻。

  这位蛮勇有余智慧不足的旅长,还把仅有的两个骑兵团搞成一线平推配置,左青龙又白虎,全部家当都顶在第一线。

  有军事常识的读者朋友都知道,作战时不能把所有兵力都顶在第一线,要留下一定预备队,以应付突发情况。

  要知道,突变性是战争的永恒形态,没有预备队,相当于打明牌,相当于找死。

  马成贤也不是没留预备队,他的预备队是陇县保安团。

  这个团是马继援刚刚从关中退出来,走到陇县做了个顺水人情,把当地的保安部队升级为正规部队,纳入到骑14旅编制。

  用一个只能充人数没有实际战斗力的弱团当预备队,这位马旅长是多么狂妄!他还以为现在的解放军是当年的西路军,一个冲锋就能打垮呢。

  7月27日,正在坐等解放军前来的进攻的马成贤,突然接到侦察情报,固关两侧发现大批共军向骑14旅后方运动。

  马成贤又惊又疑。他倒也知道,共军作战喜欢迂回穿插。但是,固关两侧都是高山深谷,共军能过去多少人?固关后方有骑8旅,共军不怕前后夹击吗?

  马成贤心一横,管他麻的迂回不迂回,你正面打不开固关,迂回有什么用。

  过了一会,马成贤又接到情报,10公里外,共军炮兵群正在布设阵地,试图展开炮火轰击。

  马成贤又是嗤之以鼻,轰呗,固关有工事,又有山地,凭你共军大炮多厉害,难道还能把山削平?

  马成贤的参谋长马尚武提醒马成贤:旅长,共军的目标似乎不是轰工事,而我们的战马。

  马成贤悚然一惊!如果真是这样,那可就坏了菜了。

  为了守住固关,马成贤下令第一、第二两个骑兵团全都下马,进入工事。战马全都集中看管在阵地后面,全旅3000多匹战马,正在悠闲地吃草料。

  马成贤的计划是一旦战事不利,马上撤出战斗上马逃跑。

  共军如果真得把马先炸了,这6000多号弟兄们可就完了!

  马成贤赶紧采取补救措施。

  第一,联络骑8旅,请他们火速向前开进,支援固关作战,最好能前后夹攻,解决掉迂回穿插的共军。

  第二,战马群赶紧疏散,各营、连分别看管。

  可是命令刚下没多久,参谋长就说,这两条都没有什么用。

  骑8旅和骑14旅向来是一对乌眼鸡,谁也看不上谁。骑8旅旅长回话说,总指挥官(指马继援)的命令是叫你们旅先打,我们增援。仗还没打,要我旅前什么进。

  疏散战马也没法执行,前哨部队已经和共军交上了火,抽不出人去牵战马。

  马成贤无奈,硬着头皮先打吧。

  7月28日凌晨5时许,前方阵地突然枪炮声大作。马成贤意识到,这是共军发动总攻了。马成贤和参谋长马尚武不放心前线,一人一边,分别到两个团去督战。

  两人刚一走,突然一发炮弹正中14旅的旅指挥部,里面的人应声毙命,马成贤和马尚武大呼好险。

  不过马成贤的好运到此为止,他在右翼阵地督战时,突然一发流弹正中其左臂,当场将胳膊打折,血流满身。马尚武紧急赶了过来,叫来30个骑兵,要他们立即把旅长送往后方治疗。

  马尚武连连向骑8旅告急,骑8旅旅长马英一直说:“你们再坚持5分钟,我们稍后就到。”

  告了三次急,骑8旅却始终未见一兵一卒前来救援。马尚武心里一凉,完了。

  战至7月28日下午1点,固关前阵地还在胶着中,虽有个别阵地被解放军冲破口子,但仍未形成大的突破口。

  马尚武突然听到东北侧发出闷雷般的巨大声响,紧接着声音由远及近,还没等反应过来,阵阵榴弹炮弹的爆炸声在近旁一连串炸开,马尚武的双耳几乎要被震破,脑子被震的嗡嗡响。

  他稍微镇定了一下,大致判断了解放军炮弹的落点,正是骑14旅战马群的藏身之处。共军的指挥官果然掐准了骑14旅的命脉!

  没过多久,丧魂落魄的士兵从阵地后侧跑来通报,确认了马尚武的判断:战马全完了!都被炸死了!

  消息很快传偏一线阵地,两个团硬顶四个师的进攻,本来就已经到了极限,一听马没了,腿断了,这些生长在马背上的士兵们立即崩溃。

  一方气消,另一方自然气涨。

  没过多久,两侧阵地均被解放军突破,霎那间红旗招展,解放军士兵如潮水般涌入固关。

  此战,骑14旅大部覆没,只逃出来400人,3000匹战马被炸死炸残2000多匹。马步芳的一条大腿彻底废了。

  三、骑8旅不战而降

  那么骑8旅又是怎么废掉的?

  固关一战,斩断一条大腿,马步芳信心急剧下降,要求马继援迅速撤兵,直接放弃甘东,把重兵撤回兰州城,依托坚城阻止解放军前进。

  在布置兰州城防时,马步芳父子都吸取了骑14旅惨痛教训,把八十二军的步兵顶在前面,骑8旅放在后面作为总预备队。

  1949年8月22日,一野在对兰州城展开进攻之时,分兵直捣马家军的发源地临夏。

  马步芳在那里放了一个新编的骑兵军,不料该军一触即溃。骑8旅紧急赶赴临夏,抵挡解放军攻势。

  谁知走到湟河突然发现涨水,马、骡都无法徒涉,旅长马英强令骑兵卸了马鞍过河,结果一下子被冲走15匹战马,余下的马大声嘶鸣着,不管士兵怎么用鞭子抽打也不肯下水。

  马家军对战马甚有感情,视马为第二生命,见此情景也都不忍再下河。

  骑8旅没有工兵,不会架桥,也找不到船只,马英无奈之下只好接受建议,改道。

  可是改道需要征得马继援同意,马英发电给兰州指挥部的马继援,当时解放军攻城正急,兰州马家军崩溃,根本联系不上马继援。

  马英只好自行决定改道。

  改道走了没多久,突然接到马继援命令,说临夏不要了,速去西宁大本营。

  原来临夏已经被解放军攻占,去了就是送死。马英便又率骑8旅星座逃回西宁。

  经过兰州、临夏两战,青海马家军主力大部被歼,唯一保持完整建制的只剩下这个骑8旅。

  马英原想逃到西宁喘息一下,谁知一到西宁就得知,马步芳一家人已经逃跑了,省政府都被流氓土匪抢了一通,西宁城区老百姓害怕马家军报复——马家军对老百姓一向很残酷——早就逃了出去,西宁城几乎是座空城了。

  西宁是这样,青海其他地方也基本如此。

  马英带兵在西宁附近窜来窜去,得不到补给,也见不到其他成建制部队,如同孤魂野鬼一般。

  骑8旅此时的处境,不比几个月前解放军炮火下的骑14旅好多少,当时14旅好歹心理上还有后方可以依靠,长官和主力都在后面,尽管他们实际上没有什么用。

  此时骑8旅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了。

  军队怕什么?怕的就是丧失希望。

  马英带队一边走,一边不断有士兵逃亡,这样的部队,不需要枪炮攻击,稍微施加一点点外力,就会崩溃。

  果不其然,9月8日,尾追而来的解放军派代表前来劝降,骑8旅官兵纷纷表示同意。9月9日,这支曾经威震西北的骑兵劲旅倏然间作鸟兽散。

  解放军没有收编骑8旅,也没有整编、改编,这样的部队,不适宜留在人民的队伍中。骑8旅全体人员,发给路费、解放证,各回各家,以后不准再当兵、不准再与人民为敌。

  就连骑8旅少将旅长马英,也领了路费回家了。

  此人后来不知如何,又与窜到中东的马步芳联系上了,鬼迷心窍地纠集起部分顽固分子,在青海腹地进行烧杀抢掠,宣称要在柴达木盆地打游击,誓死抵抗到底。

  没过多久,这个坏事做绝的马英,遭到青海各族人民集体唾弃,在当地居民指引下,解放军在青海大通彻底消灭了马英匪帮,马英本人被击毙。

  至此,对革命军队犯下重重罪恶的马家军全部消灭。

  马步芳在兰州战役前疯狂叫嚣,要依托青海和河西与解放军对抗到底,谁知仗还没打到青海,马步芳便仓皇逃离,而且一逃就是几万里,躲在埃及不敢回国。

  后来此人辗转逃到沙特,在那里一直活到1975年。

  天未歼元恶,一大遗憾!

版权保护: 本文 马家军的覆灭(马步芳覆灭记) 内容来自互联网,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 https://www.gubingfa.com/n/530.html


历史奇闻 鲍德温四世(王国为何迅速走向了覆灭)

鲍德温四世和他的王国一样,像一块璀璨夺目的水晶,光彩夺目、明艳动人,可是又是那么特殊,特殊的像水晶一样,脆弱和坚硬共生与一体,鲍德温四世像水晶一样易碎,可他又是那……

历史奇闻 北洋军阀覆灭记(北洋军阀的覆灭纪实档案)

北洋军阀,是民国军阀势力之一,由袁世凯掌权后的北洋新军主要将领组成。袁世凯死后,无人具有足够能力统领整个北洋军队及政权,各领导人以省割据导致分裂,以军队为主要力量……
管理员班建红
男,文化程度不高性格有点犯二,闲着没事喜欢研究各种兵法。兵法,用兵作战的方法、策略施诈于漫漫千军。
  • 文章总数
  • 75432访问次数
  • 建站天数